商报大众论坛(3月5日)

作者:菲商网微信号:PHshangbao发表时间 :2019-03-05


今日内容:
鸿仁:“中国将遣返……”之我见
陈宣权:有缘人读有缘书
陈德暖:红红火火的泉州
谢如意:春风伴我微笑迎君来
本论坛投稿电邮地址:shangbaoforum@gmail.com
鸿仁:“中国将遣返……”之我见
“如果菲非法遣返中国工人,…中国将遣返在华菲人”,一则新闻引起菲华两族议论纷纷,菲反华政客如拾到稻草似的借题发挥,意在挑起菲民“厌华”、“反华”;华社新移民如小孩得到父母特别疼爱,顿时也飘飘然起来。其实,大家都要冷静一下,这样斗鸡、骂街式的解决办法行得通吗?走得顺吗?“遣返”新闻:会不会是假新闻?赵大使的讲话会不会被有心人士、反华政客断章取义、借题发挥、曲意涂改?
新闻“中国将遣返……”,是最粗糙的人性化的外交手段,并非最佳的理性外交方式,有失大国风度,要珍惜来之不易的中菲友谊,两国和谐则两国得利,两国争一时之气则损两国元气,相信驻菲使者是理智的精英、外交的高手,应不致于以大国口气去吓唬小国,去干涉他国执法,更不会无形地支持那些有别于数百年华社族群的老鼠屎们,以前移民局在批发市场抓捕华人,使馆从没有这么强硬,相信“中国将遣返……”是假新闻,相信大使馆一定有办法、有能力去面对处理。
关于近期华社奋起宣战博彩诈骗犯,2月25日《商报》“大众论坛”阿占文章《几点建言》,对处理当前华社乱象,维护华社和谐非常有建设性,建议华社领袖团体、中国驻菲使馆细读参考,采取有效措施,一起共同守住华社先辈几代人的心血,艰难经营,好不容易打下来的一片根基,发动全体华人同心同德,反对违法乱纪,发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以实际行动开创华社美好的未来。
陈宣权:有缘人读有缘书
——学习《人体使用手册》札记
一、高手在民间
作者吴清忠,台湾人,人工智能与机电工程师。早年从事电脑研制,为电脑编写“使用手册”,后又做企业投资管理。由于积劳成疾,身体出现了问题,丧失了对健康的信心。在投医治病过程中,有缘结识中医,迷上了中医的玄妙和神奇,遂放下身边工作转业潜心钻研中医。
大诗人陆游提示子侄说:“果真要学诗,功夫在诗外”。吴清忠没有上医学院学医,而是另辟蹊径走“医外学医”之路。
二、久病成良医
先哲云:“一切真知都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人体使用手册》之所以是真知,是来源于三方面的直接经验。首先作者“多数时候,在自己身上进行各种实验。特别珍惜每一次生病机会,观察身体的变化,思考身体在做什么。当中的许多章节都是在生病时写下来的”。其次,来自作者两位老师的直接经验。人类第一次用物理学的方式,证实经络存在的证据的费伦教授,多数实验他自觉充当“小白鼠”。另一位老师陈玉琴女士“从中国古籍中体会到一套独特的人体逻辑,运用它加上推拿手法,克服了许多不同的慢性病”。最后,本书最初电子版流行三年期间,众多读者齐声认同,许多身体力行书中的养生方法的读者,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重拾健康,树立自信。作者融汇个人的,二位老师的,和众多网友长时间的实证,方才动笔成书。
三、养生新宝典
本书有几处亮点值得阅注:
1. 破除对现代医学的迷信。首先以化学科学为基础理论的“现代医学不像大多数人认知的那么昌明。在原地打转了几十年,对所有慢性病都束手无策”。其次,现代医学已不像初创期那么圣洁,已被资本、权势玷污了。1996年,美国出版了一本《还我健康》( Reclaiming Our Health)的书,揭开美国医学界许多黑幕,举出许多重利益、轻生命的可怕实例,让人惊醒。
2. 创立了一套崭新的中医网络系统体系,提出一系列科学的健康观念,“它的诞生,将引导我们走出生活误区,将掀起一场养生方式大革命!”(《南方都市报》)
3. 发展出一套简单、便捷、安全、人人可学可用的保健手段。一式三招:敲胆经,按摩心包经,早睡早起,不生气,清洁胃肠。千万人实践证明这些观念和手段,能帮助自己消除疾病。因此,该书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大陆版发行的2006年,就成为当年中国图书销售排行榜第一名。2009年,又被评为“新中国60年最具影响力的600本书”,至今发行量已超过200万册,还翻译成日文、韩文、俄文等版本出售。
4. 最近作者完成了二种中医仪器的开发。一个是“实时监测经络仪,用来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清楚自己的气血是不是上升了,经络是不是平和通畅了”。另一个是“利用仪器制造出气场能量的经络调理仪,二个仪器配搭,能够用仪器直接验证气场对经络的影响。有了这二个设备,以前只能用悟性理解的抽像中医理论,就有机会借助电脑的图表显示出来,具体得到验证。各种各样的调养方法的功效也能透过仪器,直接进行比较。人们可以很快找到对自己最好的养生方法和生活习惯,从而得到健康和自信的这两件发明,为经络养生提供了科学依据,为中医现代化奠定了牢靠的基石。
四、分享有缘人
经历自身治病的实践和钻研中医的成果,作者“发现各种慢性病的形成,主要是由于错误的健康理念形成的错误的生活方式,以及对疾病的错误处理方式,导致人体血气水平不断下降的结果”。由此,提出一套提升人体血气,筑牢健康根基,消除各种慢性病的一式三招养生套路。
作者真诚表白:“我很珍惜这份上帝的赐予,更明白这不是我的私人财产,是上帝赐给所有人共有的。愿天下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充分拥有健康的自信。”
吴清忠先生期望:“简单易行的保健手段和全新的健康观念,比昂贵的药物和危险的手术更能帮助患者消除疾病。”
有缘人读有缘书,有缘书助你走上健康路。
编者按:在互联网上可找到《人体使用手册》一书的文字版,有需要的读者可以上网:http://curtisyen74.pixnet.net/blog/post/34572425自行下载。
陈德暖:红红火火的泉州
泉州人杰地灵,是中国东南沿海一个著名古城,红色历史文化名城。古城,古民居是“红砖白石的披曲”,出砖入石燕尾脊,雕梁画栋皇宫式,红砖墙,红琉璃瓦。
从五代始,泉州遍地栽种刺桐树,遍地开的花是红色的,并以红色刺桐花为市花。后来泉州作为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泉州以别名刺桐城名闻遐迩于欧洲、非洲中东地区,拥有一千五百多年开放历史的刺桐港,在宋代成为东方第一大港,宋元时期为世界四大港之一,荣光处处可见。我们走了泉州古城区,不单单刺桐树开红花,遍地凤凰树、木棉树也开红花,出现了遍地红的美景。
泉州改革开放以来,遍地种植了绿树、绿草坪,绿化环境,形成半山红花,半山绿叶,环境更加优美,朝着国家花园城市方向努力,美景更加如诗如画,更加宜人,美不胜收。
泉州人喜爱红色,还表现在过年过节、婚、寿与其他喜庆日子,红灯笼高高挂,红对联、红鞭炮、红福、红包、红围巾、红衣裳(包括红汉服),场面是很热闹的,喜庆的,欢乐的,祥和的。甚至在美好的节日,把红色的印迹烙在民俗食品——碗糕、发粿、米粿,蒸包、粿籽等之上,红色是泉州人最爱的颜色,处处都涌现红色,红色也是泉州人内心热情的颜色。
走进泉州就能听到古汉语活化石——闽南语,就能听到古代音乐活化石——南音,就能看到许许多多古代流传下来文物古迹与形形式式,各种风格的雕刻艺术,在中国社会广泛流传着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泉州虽然是一个小地方,但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二十多处:九日山上一尊大石佛与山祇园石刻、开元寺、灵山伊斯兰教圣墓、清净寺、洛阳桥、安平桥、天后宫、草庵、摩尼教遗址、崇武古城、清源山老君岩、屈斗宫、郑成功陵墓、晋江安海龙山寺、晋江东石南天禅寺石佛、晋江金井石佛……。泉州还有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十多处。
作为闽南文化发源地泉州,民间曲艺发达,戏曲种类繁多,闽南语的地方戏曲更是历史悠久,名闻海内外的梨园戏、南音、高甲戏打城戏、提线木偶与掌中木偶等闽南语系的民间戏曲艺术,被誉为“宋元南戏活化石”,“东方古典音乐明珠”,“古代戏曲艺术瑰宝”。
具有一千五百多年对外开放历史的泉州,聚集了世界各地宗教,造就了各种各类宗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和天主教。这些宗教在泉州拥有许多信众和数目可观的壮观教堂,仅在泉州,资料可查就有五百座以上寺庙、教堂,市区以外更有上万座。难怪得南宋物理学家朱熹称“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
历代泉州有2500进士、文武状元十人。古代与现代名人众多,据资料显示有李赞、欧阳詹、曹光亮、吕惠卿、蒲寿庚、蔡清、何乔远、丁拱辰、李光池、何朝宗、洪承畴、俞大犹、张瑞图、郑成功、施琅、李子芳、李光前,现代还出现多位科学院院士——庄长恭、张文裕、王启明、吴新涛、高武图……;还有文学家司马文森、白刃、刘再复。
诉说不完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动人故事,碧波荡漾,描画不完,今天踏上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泉州美丽新风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和“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泉州始终勇立潮头,先行先试,成立全国经济发展最快,最有活力的地区之一,被确定为全国十八个改革开放典型地区之一,积极谋划打造“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先行区,创造全国的“泉州模式”和“晋江经验”。海内外涌现了许许多多企业精英,商业翘楚,工商业大发展的泉州人。
在泉州古城区走走看看,各种各样的古老建筑独特风格,很显眼夺目,各种各样的雕刻艺术出现在眼前,深受人们浓厚的兴趣观赏,大加赞誉,百看不厌。泉州是一座火红的城市,有火红的温暖,让人心旷神怡,多姿笑开眼,令人流连忘返。
谢如意:春风伴我微笑迎君来
昨早时光,写过一篇《元宵夜行与梅仁桥晨话》发出,悠然浏览红锅里元宵面条的热腾腾的“余篇”,又尝“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真味。
正要习惯性地欣赏美国NBA篮球赛,才知道在全明星正赛后还要再过几天才再开战,于是想到“摇篮血地”边玩玩,却逢拙内要往复建中的寺庙访问新到的师傅,乃当机立断载其出发,时为昨天上午十点多。
晴天,日丽风和,复建中的寺庙是旧时闽南话称的“仙东院”,复建初正名为“新丰院”。这“新丰院”的历史悠久,曾经毁于“文革”,有些如“涌泉祖师”等石碑重新被抬回放在寺路边等待复建完整后复位,临时用砖搭的八卦形烧金纸“炉”不到一米高,有香客正在那里忙着。显然,这与不远处的文山大队的“文殊院”的香火是一时比不上了。
新来的僧人独一个,法名果通,是个年轻人。言谈间,我们彼此对于厦门南普陀寺和他的老家西安有了些“共同的语言”一见如故。16岁的他就被他的信佛的父母送出家,这的确在此地罕见。十多年来他上过青岛的佛学院也到过东北,过几天他的师傅也将到来。
一个在家居士邂逅一身僧服把青春奉献给佛门的人,不能不说是在信仰的风云里际会,于春风和煦中初逢。虽彼此未知有多少慧根,但心中相信是有些许缘分的。
寺庙的场地边还有当过36年生产队长的黄老。如果要从他当生产队长时算起,大概可说“春风吹过五十年”吧,因为在我想来:73岁的他,大概离任生产队长也有十多年了吧!如今他在帮忙接待寺庙来访人喔。
我跟这位老队长不知怎的就自然而然“侃”上了,从毛泽东时代的生产队劳动的红红火火的岁月,到勤俭持家、生男育女的家常,欢天喜地那历史画面一幕幕如在眼前,仿佛处在欣赏“露天电影”的时光。
个头不高但人却健朗、文凭莫问文化满满,这是我对黄老的印象,海侃中没有“代沟”只有欢畅。那种对于家庭和事业的责任感、那种生活的艺术和主张,让我这个虽然落伍但很执着的晚辈,感到非常的和谐和震撼、又感到喜悦和芳香!
原来,联系着中华优秀文化的一切,驾驭“文革”的风云后在这里“又见炊烟”,不因“改革”的摧残而“烟消云散”!任时移世易,美好的一切不仅让他自己和家“把根留住”,而且让优秀的文化伴随我们的生活“源远流长”。赞!
交谈中的我们在室外,拙内与新来的师傅的交谈在室内。室内室外如坐春风,佛理俗理春意盎然。漫道寺庙复建未至完善,人间处处都是修行的道场。不在于殿宇辉煌;而在于诚可感天;不在于“一晌贪欢”,而在于本心重现!
另一块石碑刻着文字躺在寺边,那是标志寺庙所在地“南丰大队”通往我“摇篮血地”附近的“莲坑大队”的山间小路的修建的历史事实、是由莲坑村的杨先生捐建的。正好,修建时作为该寺的主持傅长老的后人也刚好来寺前,正深情对着石碑讲其前辈的故事,因为石碑上也明标着是作为当时主持的傅长老立碑的,“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也是机缘得力,可贺可喜!
只是,现在人大多贪图乘车方便走弯路不走山间小道之直径和“捷径”“短、平、快”,就像许多人本来简单的事情折腾得复杂一样。原来的小路也因“人迹罕至”而被山草从中“淹没了荒尘古道”面目全非,如同无数工人和农民被“下岗”了一样“晚景凄凉”,我不知道该为人们不用再去操劳割山草而欢呼,还是该为古道不复“芳华”存在而感遗憾!?
就在偶然交谈和睹物思人中,我兴奋于这寺庙边的小道是直通莲坑大队的莲峰村的(莲坑大队是莲峰村和后坑村的简称),捐资修山间小道的就是后坑村的人,姓杨,而莲峰人则都姓林。从南丰大队这边过去,是先到莲峰村后到后坑村的,而后坑村后就是我的“摇篮血地”“后坑埔”旧街道。
哎呀,原来我昨天从离西边老家街道六里外的金淘镇教师新村小家出发,东向绕经“下圩街”后向北复向东、由东复转向北蜿蜒直进,到南丰大队“玄女庙”前侧,又转向西而上到寺院绕了一圈的地方,竟然早就有条小路可以轻松直达靠近老家的莲峰村!
我禁不住对黄老感叹:都说“山不转水转”,其实山也在转啊!他说,水转看得见,山转看不见。
是啊!“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这是哪跟哪的事呢。历史常常会跟人开玩笑,本来要进这个房间,却把你引入另一个房间。
本来就是群山相连相依相伴如同一个圆,所以我绕了一大圈还是如同回到“原点”而“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种无形的“转”,就像无形的空气一样,表面看不见,实际上须臾不可离“宛在水中央”呢!
想到这儿,觉得这与我们人事何其相像!平时别那么执意分清东西南北、别那样较劲“泾渭分明”!这山连着那山,这乡连着那乡,本来就“大局已定”!水转山若不转实在也自圆!人们性格各异、环境也气象万千,与其鼠目寸光斤斤计较些鸡毛蒜皮的“身外之物”的是非得失,不如“君子坦荡荡”地“自强不息,止于至善”相安无事!
学如空气无形而有力深恩于人间!
学那和光同尘而内方外圆和谐于社会!
黄老还说,当年他当生产队长的时候,听到社员们喜欢到后坑埔旁我的祖籍地东门村看大戏又苦于条件不佳时,他就立即安排人手取出一百斤稻谷去下圩街换面条以及买猪肉回村煮大锅饭,招呼大家在早些出工、早些收工后先吃饱面条猪肉汤,然后成群结队通过小道到我的家乡看大戏!
这样一个历史的镜头在今天说出来历历在目,这样动人的农耕社会农民生活的风情画想起来还是栩栩如生。我们这些在丘陵地带出生和成长的农民子弟,对于火热而温馨的劳动生活至今仍然是记忆犹新!
春风伴我微笑迎君来。“春风飘过五十年”,年少腼腆的我虽已经步入老年,但是,在饱经沧桑而坚韧不拔的黄老长辈和跃跃欲试在复建中的“新丰院”面前、在春风和煦春日温和之中重话当年旧事,竟是如此令人青春勃发血脉喷张深情绵绵!社会主义新农村时代的生活的温馨历史,是如此昭然又如此隐秘地铭刻在我们虽身不再年轻而心灵仍然“幼稚”得很的彼此的心上!
春风伴我微笑迎君来。“春风飘过五十年”,原来,黄老还是我中学一位政治科黄老师的妹夫!正午了,他和我忘情交谈让他迟了回去吃午饭,我看见其夫人在寺那边正在凝眸盼着他回返呢!我连连致歉他却不以为然,却向从室内出来的拙内说:你们谈得很投机,我们也谈得很投机,并频频邀请我要常常去交谈。我在归途中停车向路旁的黄老夫人恭敬致意!
我们感恩黄老和果通师傅的成全!
我们敬奉聚离随缘,佛法无边!
我们愿意“自强不息,止于至善”!
写于2019年2月21日晨

关注菲商网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